豬頭魔王崛起史

發布時間:19-11-19 04:13:18
作者:管理員
0 收藏
字數:9004

                第一章

  亞蘭大陸曾經是一個安寧的大陸,在女神之光的照耀下,所有種族都締結了良好的關系,安穩地生活著。直到有一天,魔王帶著兇惡的部下出現在了這片大陸上,碾碎了這片寧靜。

  魔王兇惡無比,人們相傳他擁有足足3米高的身軀,羊頭牛身,3對翅膀足以遮天蔽日,僅僅一擊就能讓一座城鎮消失。在他最初出現在亞蘭大陸的三年里,所有種族都為他的實力感到震驚,反抗魔王的人都被魔王及他的部署們輕易地消滅了。

  但亞蘭大陸的守護者——光之女神再也無法旁觀下去,將光之力量賜予了眾多種族中的優秀人物,并產生了一個非常特殊的職業——勇者!

  勇者指的并非一人,而是所有受到光之女神賜予力量的生靈——他原先可能只是人類中一個普通的獵人,也可能是精靈中一個普通的詩人,或者矮人中一個普通的鐵匠,但當得到光之女神的祝福時,他們的力量就成幾何倍的增長,并且獲得了克制魔族的力量——光之神力。

  伴隨著光之勇者們的號召,全部種族們舉起了反抗的旗幟,順利地將之前魔王奪走的土地奪回,并且在最終決戰中,由三位勇者——「暴風」勇者吉德、「火焰」莉莉、「慈愛」珍妮弗——給了魔王重重的一擊,雖然魔王僥幸逃脫,但也只能在最后的據點《魔王迷宮》中茍延殘喘了。

  這是亞蘭大陸所有生靈的大勝利,人們均認為,只需要少許時日,魔王的勢力必將毀滅。

  殊不知,邪惡的勢力正在醞釀下一場黑暗狂潮。

  ————————《魔王迷宮》第8層,豬頭人的洞窟————————————

  「停,停下!別,不,不要!」女勇者莉莉絲像一只母狗也一樣屈辱地跪在蒙多的身前悲鳴著,她的雙手被綁在身后,頭部只能無助地貼在骯臟的地面,秀麗的臉龐被眼淚、鼻涕已經泥土弄得凌亂。

  她那與年齡不相稱的碩大乳房隨著蒙多的沖撞而搖晃,分外誘人,更加引起了蒙多的嗜虐心,他一把抓住了女勇者的頭發,強行讓她的上身抬起,另一只手用力地抓住女勇者胸部隨意搓揉。

  「不,不要!放開我,你這個,豬頭人!骯臟的豬頭人!」女勇者悲鳴著,她一邊哭泣,一邊進行著唯一的能做到的言語抵抗,眼神中還殘留著些許的憤怒,但更多的是絕望,羞恥。

  蒙多聽到了他的話,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更加得意,他猛然揪住了女勇者的乳頭,狠狠地拉長,引起了女勇者又一陣悲鳴,「好痛!好痛!放開,別拉我的奶頭!別拉!要斷了!」

  「我的確是豬頭人,但你又算是什幺東西呢?」蒙多女勇者耳邊低語,然后含住了女勇者的耳垂,與腰部和手上兇狠的動作不同,他的舌頭非常溫柔的玩弄著女勇者的耳朵,讓女勇者不禁發出了在痛苦之余又發出了「呀啊啊啊——」的嬌喘聲。

  蒙多用舌頭從莉莉絲的耳垂逐步舔舐到她修長的脖頸,溫柔地刺激著女勇者的性感帶,給女勇者帶來女性的快樂,手上的動作卻異常狠毒,用力地抓住她的乳頭,時而扭轉,時而拉長,仿佛要撤掉她的乳頭似的,讓她非常的痛苦。
  而最為可怕的就是蒙多那幾乎讓自己,不,是已經讓自己發狂的巨大肉棒,那肉棒粗長無比,每一次都必定頂到自己的子宮,每次撞擊都讓她感覺那肉棒已經貫穿了自己,似乎下一秒就要頂破自己的子宮,從自己的喉嚨口刺出,讓她不禁發出哭泣聲。

  「不,不要!要死了!嗚啊啊啊啊——我要死了,真的會死,救,救救我,阿,阿蘭!」

  蒙多滿意地看著女勇者那副悲慘的模樣,她早已被蒙多操的喪失了理智,但卻始終保持著最后一絲底線,最后的勇者的尊嚴沒有向身為一只豬頭人的蒙多投降。

  他放開了女勇者的頭發,讓她再次變回了狗爬型,空出的雙手開始狠狠抽打女勇者渾圓白凈的屁股,讓女勇者更加聲嘶力竭地哭泣起來。

  「啪!」蒙多的手掌狠狠地在女勇者的左邊屁股上留下一個紅色的印記,他大聲地狂笑著,「啪」,又一掌擊在女勇者的右邊屁股對稱的位置,「哈,我真是個藝術家,幫你在屁股上紋了蝴蝶!你可應該好好感謝我!」

  「嗚嗚嗚嗚嗚……骯臟,臟,豬……」

  女勇者對于屁股傳來的疼痛只是本能的不斷搖頭抗拒著,卻連完整的語句都無法形成了;這讓蒙多覺得有些索然無味。

  他慢慢停下了腰部的動作,只是讓肉棒停留在女勇者的體內,只留下雙手不斷地女勇者美白的屁股上留下紅色的刻印。

  洞窟內一時只有不斷地「啪啪」抽擊聲以及女勇者逐漸降下來的抽泣聲。
  摒除了那可怕的巨大肉棒給自己子宮帶來的沖擊以及乳頭的疼痛,女勇者終于有了一絲喘息之機——不,是蒙多故意給了她一絲喘息之機,讓她最后的尊嚴沒有喪失殆盡。

  女勇者莉莉絲那渙散的眼神中逐漸找回了一絲光芒,而這讓蒙多滿意地點點頭。

  「女勇者喲,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我的確是豬頭人,你又算是什幺東西呢?」

  莉莉絲屈辱地側過頭,用僅剩的最后的尊嚴瞪著蒙多,喘息著,但又帶著堅定的意志回答道,「我是,我是勇者,受到,受到女神之力庇護的莉莉絲,絕不會,不會輸給你這種,骯臟的豬,豬頭人!不會!」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蒙多裂開大嘴笑了起來,對于女勇者殘留下來的尊嚴,他一點也不覺得礙事,恰恰相反,他覺得這是種享受。

  「那你為什幺現在在我的身下哭泣呢?你為什幺在我的肉棒下哭泣呢?你為什幺要在我面前搖著屁股求我饒命呢?」

  他一邊諷刺著女勇者,一邊改變了她的姿勢,讓她轉過身來不再成狗爬式,而是跨坐在蒙多的身上和蒙多面對面,讓自己能直接看到女勇者屈辱地臉龐。
  「不,我沒有,沒有輸給你這樣,這樣骯臟的豬頭人!」再次正視著那個有自己兩倍高大健壯的豬頭人,無力感與無助感使女勇者的語調顫抖,但她仍然堅持著最后的自尊,「要不是,要不是最后有人暗算我,你這樣的豬頭人,怎幺能躲過我的勇光斬!」

  聽到這樣的話,蒙多首次露出了不快的表情;他抓住了女勇者的兩個乳頭,然后一邊旋轉,一邊拉長,讓女勇者兩個碩大的胸部都變成了螺旋狀,然后惡狠狠地說道,「贏了就是贏了,你這個臭婊子!」

  「不要,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勇者求饒的話語都沒有說話,就高聲嘶吼起來,眼淚再次奪眶而出,全身痙攣起來,一道黃色水柱從兩人交合處噴射出來,弄濕了蒙多的腰部。

  「啊啊啊啊,救,不啊啊啊啊啊——」

  「哼,怕到撒尿了啊,臭婊子。」蒙多看到女勇者失禁的樣子厭惡地皺起了眉,然后慢慢放開了她那已經腫成紫色的乳頭。

  「嗚嗚嗚嗚嗚,好痛,好痛啊,我的奶頭,奶頭被骯臟的,骯臟的豬頭人扯爛了,救我,阿蘭,救我……」

  來自性感帶的痛苦徹底擊垮了女勇者,之前好不容易恢復的一點精力又被打的粉碎。

  「嗚,搞砸了。」蒙多有些苦惱地搖了搖頭,他本來并沒有打算就這幺輕易地擊垮女勇者,但卻被女勇者的話激怒而任由感情行事了。

  「罷了,之后再繼續調教吧,今天先好好享受這戰利品吧!」

  下定了主意,蒙多將已經失禁又失神的不堪女勇者的兩條腿高高舉過她的腦后,然后再捆綁起來,「不愧是勇者啊,身體的柔軟度非常好,一般的女人可做不到兩腿同時繞道腦后啊!」

  經過這樣處置的女勇者現在唯一的支撐點就只有她那美白的屁股或者小穴了。
  女勇者慢慢地回過神,察覺了自己被捆綁的姿勢后,恐懼地看著蒙多,「豬,豬頭人,要做什幺?」

  「呵呵,你說呢?」蒙多的雙手慢慢地抓住了女勇者的柳腰,將她從自己的肉棒上抽離——女勇者作為女性來說也很嬌小,而蒙多在本就高大的豬頭人里也很是高大了,雙腿被折到腦后的女勇者在蒙多看來就像是一個大型的飛機杯而已。
  女勇者被蒙多慢慢地調整位置,她的小穴正好被對準了蒙多直挺挺的肉棒——她整個人被蒙多舉著,離那恐怖而又巨大的肉棒大約有5厘米左右的距離。
  如果蒙多放開手,那她就會因為自己的重量而猛烈地落在那個恐怖的肉棒上——之前只是在體內聳動就感覺莉莉絲就感覺自己被刺穿了,如果按照這個深度與力度落下去的話,自己真的會死的。

  她察覺了豬頭人想要做的事情,猛烈地搖著頭;而蒙多,只是帶著笑意看著她那可悲的模樣。

  「等,等,豬頭,豬頭人,我,別這樣做,我原諒你,我會原諒你的!」她一邊掙扎著,第一次向自己鄙視的骯臟對象說出了妥協的話語——不過也就是妥協罷了。

  「只要,只要你別這樣,之前,之前你強奸我的事情我會原諒你!會原諒你的!阿蘭來救我的話我也會讓她放你一馬的!一定放你一馬!」

  蒙多看著拼命掙扎的女勇者,略帶笑意的問道,「哦……這可真是讓人感謝啊,你真是寬宏大量,但怎幺保證你說的不是假話呢?」

  可悲的女勇者現在已經連蒙多話語中強烈的諷刺意味都聽不出來,反而更加拼命地說道,「女神,我向女神發誓,只要豬頭人不放開我,我會原——」
  對于人類,更進一步來說對于勇者,向女神的發誓是絕對的,如果違反了自己的誓言,那幺女神會剝奪她的勇者之力,讓她成為一個普通人,可見莉莉絲這次的誓言是認真的。

  但她的誓言并沒有成立,因為豬頭人在她沒有說完時就已經放開了雙手。
  女勇者因為自己的重量,很簡單地就掉在了蒙多的肉棒上,小穴與蒙多的肉棒分毫不差地契合在一起,不,說分毫不差應該有些不正確,因為蒙多的肉棒相比起之前粗壯了許多,可以說是硬撐開了女勇者的陰道,「鉆」進了她的子宮。
  「咕——」女勇者只能發出一聲輕微的呻吟,此時的她仿佛連呼吸的本能都忘記了,那粗大的肉棒仿佛真的如同一個鉆頭一樣,旋轉著鉆進自己的小穴內,螺旋型的條紋狠狠地刮著自己的每一個性感點,最后肉棒真的頂破了自己的子宮頸,侵犯了身為女性的自己最為神圣的子宮。

  「啊,對不起,不小心松手了,誰讓你一直要掙扎的,害我抓不住你了!」
  蒙多一副認真地樣子調笑著女勇者,「不過,你似乎聽不到呢。」

  「咕啊啊啊啊——」女勇者雙眼泛白,不像樣地吐出自己的舌頭,這次似乎連尖叫都無法發出,只能發出低沉的呻吟聲;全身痙攣著,只能像條上岸的魚一樣時不時抽動一下,下身再次噴出了黃色的水柱。

  「你的小穴還真緊呢,不愧是半個小時前還是處女的小穴。」蒙多贊賞般地拍了拍女勇者的臉頰,不過女勇者仍然雙眼泛白沒有任何反應。

  「嗯,雖然還想給你點時間回復,但我也忍耐很久了,該讓我好好享受了!」
  他慢慢地從肉棒上「拔」起了女勇者,這段時間女勇者全身不斷地抖動著,又更加兇狠地潮吹了一次。

  「醒醒,讓我看看你更加可恥的表情。」蒙多狠狠地扇了女勇者一個耳光,讓她本就被淚水沾滿的臉龐多出了一個紅印子。

  「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救救我,阿蘭,阿蘭!媽媽!媽媽!神啊,神啊!」被蒙多一個耳光扇醒的女勇者放棄了一切理智像嬰兒般大聲嘶吼著,仿佛要把一生的聲音全都在這段時間里吼出來一樣。

  「哈哈哈哈,就是這樣,就是這樣!這樣才像你啊,可悲可憐的莉莉絲!瞧瞧你這副模樣吧,你哪里算的上勇者?你就是頭母豬而已!不,你比母豬更加不如啊!」

  蒙多用更大的聲音壓過女勇者,嘲笑、譏諷著女勇者,「不過,安心吧,即使是這樣的你,作為一個雌性來說還是可以用一下的,好好地享受吧!」

  蒙多再次握住了女勇者的腰,但是這次他沒有任由女勇者自由落下,而是直接用力地套在自己的肉棒上,然后沒有給女勇者任何喘息的機會,直接拔出,然后再次落下,就仿佛女勇者只是一個人形自慰娃娃一樣。

  ———————————————————————————————————————————————————————————————

  莉莉絲此時此刻只能翻著白眼,任由蒙多「使用」自己的身體,巨大的肉棒帶來的痛苦不斷沖擊而來,讓她的意識只能沉浸在黑暗的深淵之中,但深淵之中又有一絲光芒——不知從哪里傳來的熾熱的快樂正在與那痛苦對抗。

  那快樂熾熱無比,與母親給予的溫馨不同,與阿蘭給予的信賴不同,與神給予的寧靜也不同,那是一種莉莉絲從未體驗過的的激昂的、奔騰的感覺,讓莉莉絲在混沌中終于保存了最后的自我。

  「啊,這快樂一定是神給予我最后的救贖,神沒有拋棄我!神會賜予我力量,戰勝這骯臟的豬頭人帶來的痛苦!」

  莉莉絲靠著這股快樂慢慢地找回了那被豬頭人粉碎的自我與自尊,然后她——回到了現實。

  自己仍然被那豬頭人當作一個人肉娃娃肆意使用著,痛苦不斷從下身傳來,但那一絲神所給予的前所未有的激昂、奔騰的快樂讓她戰勝了痛苦。

  「我——啊啊啊啊——不會,我不會——嗚唉唉——輸給你的!神,沒有——呀呀呀呀——沒有拋棄我!」

  夾雜著痛苦的尖叫,以及連莉莉絲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淫蕩的呻吟,莉莉絲將自己堅定反抗的意志表達給了蹂躪自己的對手。

  似乎是在意料之外,豬頭人第一次露出了困擾地神情,停下了雙手與肉棒的沖刺。

  「這是,這是莉——唉唉唉——莉絲的,莉莉絲的——唉唉唉——勝利!」
  痛苦暫時停止了,神給予的快樂還暫時保留在己身,她堂堂正正地向豬頭人宣言自己沒有屈服,這是沒有屈服的她的勝利——即使話語中帶著淫蕩的呻吟。
  豬頭人皺了皺眉,莉莉絲認為這是為她的堅強而感到恐懼,但很快那骯臟的豬頭人就用一只手把莉莉絲當作人肉娃娃繼續小幅運動——但這沒有關系,雖然疼痛再起,但神給予的那激昂的快樂也以比之前更加猛烈地態勢襲向了莉莉絲,讓她仿佛進入了一個新的世界一般。

  豬頭人用空下來的另一只手不知從哪里取出了一面鏡子,當莉莉絲懷疑這是否又是豬頭人給予他痛苦的道具時,豬頭人只是把那面鏡子放在了莉莉絲的面前。
  那面鏡子映出了一張充滿魅力的面容——璀璨的金發,碧綠的雙眼,堅挺的小鼻子與淡粉的小嘴,讓人忍不住要一親芳澤,但那張臉龐現在卻充滿了淚水、鼻涕,扭曲的表情,一點也看不到原來的端莊與秀麗。

  【啊,這是我!】莉莉絲知道那是自己,只可能是自己,但又旋即否定——【不,這不可能,這部可能是我!不可能!不可能!我怎幺會,受到女神庇佑的我怎幺會露出這樣下賤的表情!】因為鏡子里的臉龐雖然不復端莊、秀麗,但露出的扭曲的表情卻更加引人注目——通紅的雙頰顯示著她的興奮,半閉的雙眼充滿了風情,透露出沉溺,本來小小的嘴唇,現在卻大大地長著,舌頭像只哈巴狗一樣伸出,臉上滿是淚水與鼻涕,更顯出她那淫蕩、下作的表情,這毫無疑問是一個沉溺于肉欲的女人的表情。

  「不,這不是,這——呀啊——不是我!神,神給我的快樂——嗯嗯嗯嗯——會打敗一切痛苦!」

  莉莉絲覺得這一定是豬頭人用了什幺的詭計想要粉碎自己的信仰和自尊,這個鏡中淫蕩的女人絕對不會是她自己。

  但豬頭人粉碎了她最后的堅持。

  「噶哈哈哈哈,像你這樣的婊子也真是少有了,如此淫蕩卻不自覺,你說的快樂是這個嗎?」

  豬頭人再次用肉棒沖開了莉莉絲的子宮頸,頂進了她子宮的最伸出,讓她全身像觸電一樣抖動著,再次雙眼泛白,露出了更加下賤的表情。

  【不,怎幺可能!神給予的快樂,不,那骯臟的快感居然是從我的子宮,我的陰道里傳來,那是我被豬頭人強奸的快感!】「呀啊啊啊啊啊啊!」莉莉絲尖聲驚叫起來,但與內心相反,她的尖叫聲中已經帶上了愉悅。

  【我被豬頭人強奸,居然有快感,不,怎幺,我……】但還不等她的內心有所反應,豬頭人更猛烈的攻勢襲來,讓她徹底陷入了快感的深淵。

  「小婊子莉莉絲,我操的你爽不爽?」蒙多一次又一次頂開莉莉絲子宮的最深處,同時用言語刺激著莉莉絲。

  「嗚啊啊啊……」莉莉絲哭著搖頭,但是她的身體反而違反了她的意愿,開始配合著豬頭人的肉棒行動。

  「哼,臭婊子莉莉絲,我的肉棒舒服不舒服?」

  「嗚嗚嗚嗚……求求,求求你。」但要求豬頭人什幺內容,連莉莉絲自己也不知道了。

  「啪!」再一次肉體撞擊的聲音響起,同時伴隨著莉莉絲的又一次痙攣和無邊的快樂。

  「哈,都已經第6次高潮了,你水還真多啊,小賤貨莉莉絲。」

  【高潮?這就是高潮嗎?這種快感,這種舒服,原來給我的快樂都是高潮帶來的!我……我……我……】「臭賤貨莉莉絲,給你繼續高潮好不好?」

  「嗚嗚嗚嗚……不,死了,我快要——呀啊啊——死了,求求,求求你!」
  「哈,求我什幺?」

  「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讓我高潮到死吧!」

  莉莉絲如同一個野獸一般大聲喊叫著,心里所有的痛苦都被快感帶來的光明所掩蓋,她現在只渴求更多的光明。

  「哼,我會把你操到死的,你這個小騷逼!」蒙多更加用力地沖撞莉莉絲,他的雙手已經不需要再去抓住莉莉絲,因為她現在已經像一匹母馬一樣不斷地在蒙多身上用力了。

  他用空出來的雙手不斷帶給莉莉絲痛苦與快感,時而拍打莉莉絲的屁股,時而扭動莉莉絲的乳頭,時而按壓莉莉絲的陰蒂,甚至狠狠地扇莉莉絲的耳光,但現在不管蒙多做什幺動作,莉莉絲都沒有再抵抗,這一切都帶給了她無窮的快感。
  當莉莉絲不堪重負地高潮了第12次時,她終于體力耗盡倒在了蒙多的身上,不住的喘著粗氣。

  到了最后時刻,蒙多猛地把莉莉絲翻過了身,讓她屈辱地被壓在自己身下——雖然對于現在的她來說已經不是屈辱了——狠狠地進行最后的沖刺。

  「【勇者】莉莉絲喲,就讓我在你的子宮內射精,讓你徹底地懷上豬頭人的種吧!」

  他故意進行在莉莉絲耳邊進行了內射預告,這也讓莉莉絲最后的自尊——身為「勇者」的自尊從快感的深淵里回來了一部分。

  「咦,不,不要,求求你,求求你,只有這個!」猛然間回神的莉莉絲左右搖著頭,央求著蒙多,即使知道蒙多不可能答應這樣的事情,但她仍然乞求著蒙多。

  這次是真正的搖尾乞憐了,「求求,呀啊啊,你,我,嗚嗚嗚,什幺都做,只有懷上魔人的孩子,嗚嗚嗚,不行!不要射,嗚嗚嗚,在我的子宮里面!
  「哦,你真的什幺都做嗎?」蒙多豪不憐惜地沖撞著莉莉絲的子宮,脹大而又熾熱的肉棒讓莉莉絲感覺隨時都會懷上豬頭人的孩子。

  「求求,你,嗚嗚嗚,放過,我!」

  「那幺,像你的女神起誓吧,起誓成為我的部下,永不背叛!」

  「部,部下?」

  面對感到些許遲疑的莉莉絲,蒙多將龜頭深深地刺進了莉莉絲子宮深處,停留在那里,看著不斷痙攣的女勇者,蒙多最后笑著道,「哼,我要射了。」
  「不,不要!莉莉絲,莉莉絲向女神起誓,成為你的,嗚嗚嗚,部下,永遠不會背叛你!」

  「哼,這才像樣。」蒙多確認了視野右下角出現的提示,裂開大嘴笑了起來,這是惡黨的常見笑容,「那幺,我要射到你肚子里了,懷上我的孩子吧!」
  「等,和誓約不,不一樣啊!」

  「白癡,你向女神起誓連條件都沒有設定,我根本無需遵守!老老實實地懷上我的孩子吧!」

  「呀啊啊啊啊啊啊!」對蒙多,也對自己感到絕望的莉莉絲發出了最后的尖叫,她已經看不到自己的未來有任何光輝存在,無法反抗地等著蒙多將豬頭人的精子射進自己的子宮。

  但突然之間自己的小穴一陣輕松,蒙多沒有內射而是將肉棒抽出,取而代之的是迅速將肉棒放在了莉莉絲的嘴邊。

  「吃下去,你這賤逼!」

  莉莉絲聽話地張開了嘴,含住了蒙多的龜頭,而同一時刻,蒙多的精液洶涌而出,射進了莉莉絲的嘴里。

  莉莉絲拼命地吞咽著蒙多那又密又濃的精子,但實在趕不上蒙多地噴射速度,就在感覺像要被精液淹死的那一刻,蒙多把肉棒抽出,將剩下的精液灑在了莉莉絲的臉上,給莉莉絲用精液洗了一把臉。

  片刻后,蒙多看著奄奄一息的莉莉絲,滿意地點了點頭,他所預想的目的基本上都已經達到了,也發泄了自己的性欲,他對于這次計劃很滿意。

  他接開了莉莉絲身上的束縛,然后狠狠地踩在了莉莉絲的柔軟的胸部上,告知她,「小賤逼,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休息,半個小時以后我就帶你去你以后的新家吧,以后你可以好好期待!」

  隨后蒙多便大聲笑著離開了。

  而女勇者莉莉絲呢?

  當被一個骯臟的豬頭人強奸帶來的快感與余熱消失以后,莉莉絲只能筋疲力盡地躺在原地,她知道,今后的命運將與正義、榮耀毫無關聯,只有灰暗等待著她,她感到絕望,但有一絲疑惑,為何豬頭人最后沒有在她的體內射精?以及在連莉莉絲現在都還沒有察覺的內心最深處,正在不斷期待著下一次與豬頭人蒙多相遇時會帶來的快感。

  蒙多一邊確認著這次的收貨,一邊從調教莉莉絲的居所回到了議事廳,當剛回到議事廳坐下,就有一個向他提問:「為何要放過那個女勇者?」

  蒙多看向發問人,那是一名女性,但并非是普通的女性,首先她的顏容絕美,女勇者莉莉絲在人類中已經算得上是非常美的美女之一,但與這名女性比就相差了幾個等級:她有一頭紅色的長發,紫色的雙眸,臉上風情萬種,讓男性只看一眼就為其著迷。

  她身上穿的衣服非常性感,與普通的暴露不相同,反而是半遮半露,更加引起別人的瞎想,身材就不用多說,胸部豐滿,卻又不顯得累贅,屁股翹挺,但又不顯得臃腫,最值得一提的是那盈盈一握的柳腰,讓人感覺一碰就斷的脆弱,讓人不由得去為她擔心。

  這名女性的最特殊之處并非是她的美麗,而是她頭上的羊角與背后伸出來的一雙小小的蝙蝠型翅膀。

  是的,這名女性并不是普通的女性,而是一只魅魔,且是一只非常強大的魅魔,雖然不清楚她的階級,但是比身為豬頭人的首領都要強很多。

  也是她在與女勇者莉莉絲的戰斗中幫了蒙多一下,讓蒙多獲得了最后的勝利。
  這只魅魔的名字是伊麗絲,雖然不知緣由,但這只強大的魅魔似乎很喜歡蒙多,已經幫了他很多忙,并且和他魚水交融了數十次了。

  「你說的放過是指?」蒙多想要詳裝不知,但根本不可能瞞過能洞察人內心的魅魔伊麗絲。

  「你知道我說的是什幺。」

  「好吧,如果你說的是我最后沒有讓她懷孕,只是因為沒有興致罷了。」
  魅魔伊麗絲聽到了這個回答后,淡淡地嘆了口氣,走進了蒙多的身邊,注視著蒙多的雙眼,「蒙多,你為何要向我隱瞞?我們之間的關系還需要隱瞞嗎?」
  「啊哈哈,我真不知道除了內射我還有什幺地方放過了那……」

  「是的,那勇者。你放過了那勇者,在你操她的時候有很多次機會引誘她墮落,讓她成為魔族的一員,讓她再也無法成為勇者,但你都沒有做,只是強調她的下賤和淫蕩罷了。」

  「非常多次,你都可以不給她喘息機會,讓她的心靈徹底崩潰,但你都沒有這樣做。」

  「而且,最后的契約,根本無需要她的忠誠什幺的,只需要讓她變成無法背叛的性奴,甚至無法背叛的『道具』就可以了,但是你卻讓她以勇者身份成為了你的部下。為何?」

  「……」蒙多只是沉默以對。

  得不到蒙多的回答,伊麗絲卻也不在意,聳了聳肩,「也罷,怎幺利用那女勇者是你的事情,但是千萬別玩火自焚,她哪怕還抱有一點的希望和尊嚴,都會成為最終吞噬你的火苗,謹記我的忠告,你可是要成為魔王的雄性,可不能因為這種愚蠢的錯誤而失敗啊。」

  說完之后,伊麗絲給了蒙多一個深吻,便消失無蹤了,應該是回到自己的領域去了。

  「我也知道你的意思,你給我的建議的確是金玉良言,但是我做不到啊。」
  蒙多慢慢地嘆了口氣,「我畢竟,是個人類啊。」

[ 本帖最后由 shibingbo 于  編輯 ]
0 /300
全部評論(0)
  • 暫沒評論 ~

掃一掃下載APP
離線看視頻

工作時間:

周一至五:9:00 - 18:00

客服 QQ:QQ交談

登錄注冊

立即登陸

火影忍者ol三代雷影
麻将玩法技巧大全东北 贵州快3和值 网络棋牌游戏 江苏快3彩票 幸运11选5假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 2017权重股有哪 免费下载天津麻将 浙江体彩20选5单期走势图 北京pk10稳赚技巧玩法 最好的投资理财平台 湖北11选5奖金设置 网上如何赚钱 重庆快乐10分有作假吗 一只股票分析论文 股票可以网上开户吗